七水流香

徐兆玮日记

POST DATE: 2020-04-25 VISITED: 1 / 52 FONT SIZE: T T T

作者: 【清】徐兆玮
出版社: 黄山书社
副标题: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·文献丛刊
出版年: 2013-9
装帧: 精装
丛书: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·文献丛刊
ISBN: 978754611500

徐兆玮日记3.jpg


作者简介:

徐兆玮(1867-1940),字少逵,号倚虹、棣秋生,晚年号虹隐,江苏常熟何市镇人。


徐氏先世在清康熙年间从昆山迁居常熟桂村(何市)陈泾桥,传至徐兆玮为徐氏第七世。


徐兆玮生父徐麟书,号芾棠,后嗣给其叔徐鸿诰。光绪二年(1876)师从太仓胡益谦学习经文。光绪十四年(1888)中举,次年中进士。光绪十六年(1890)恩科补行殿试,任翰林院庶吉士,光绪十八年(1892)授职编修。光绪三十三年(1907)赴日本留学。


民国成立后,当选为常熟县民政副长,任国会众议院议员。1917年,曹锟贿选,徐兆玮拒贿南归,从此无意政治,专注于家乡事务。


先后办乡校,协助创办常熟图书馆,担任常熟县水利局局长,参与修浚白茆塘等水利工程,后接替丁祖荫主持修纂《重修常昭合志》。1940年,徐兆玮在上海去世。


徐兆玮一生致力于著述,故其著作多达百余种,现大都藏于常熟图书馆,其中包括他的这部长达42年的《徐兆玮日记》。

徐兆玮.jpg


内容简介:

《徐兆玮日记》,自光绪二十年二月十二日(1894年3月18日)年始,终于民国二十九年六月十二日(1940年7月16日)。


中间1894年记得比较简略。缺1895年到1897年和1904年四年,1911年缺3、4、5月。日记每年均有名称。另有宣统元年(1909)《讲习馆日记》一册,附于日记之后。


本次整理按照日记原有时间段,使用简体字,采用横排格式。凡《日记》中的同音字、通假字、日文字、避讳字(包括有互用、前后不一致的情况)一律照旧,外国人名、地名均依原书。错别字也依原书录入并在其后录入正确的字用[ ]标出;缺漏字用□,根据文意增补的字用【 】标出;衍字照录,用( )标出;日记中同一人名、字号和地名出现多个或不一致,用列表方式附于日记后。《日记》按阴历纪年月日记录的均在其后加公历年月日,并加( )标出。已有公历纪年的照原书。原书天头、地脚的文字根据文意移到正文相应位置,用小五号字并加( )。《日记》中的引文中省略较多的加……。作者本人所作诗、词、联及所撰文章、书信、跋等均用黑体字标出。


徐兆玮日记4.jpg


近代文献整理的重大成果--评《徐兆玮日记》

来源:古籍新书报  作者:张 剑


近年来,日记整理蔚然成风,黄山书社2013年9月出版的《徐兆玮日记》(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)凡六百余万字,规模宏大,内容丰富,堪称近代文献整理的重大成果。该日记稿本原藏于常熟市图书馆,总计297册(整理后为六巨册),自光绪二十年二月十二日(1894年3月18日)年始,终于民国二十九年六月十二日(1940年7月16日),时间长达四十馀年。日记主人徐兆玮(1867—1940),字少逵,号倚虹、棣秋生,晚年号虹隐,江苏常熟何市镇人。光绪十四年(1888)中举,次年中进士。光绪十六年(1890)恩科补行殿试,选翰林院庶吉士,光绪十八年(1892)授编修。光绪三十三年(1907)赴日本学法律。民国成立后,为常熟县民政副长,任中华民国国会众议院议员。1923年,徐兆玮拒绝曹锟贿选,淡出政治,专力于家乡建设与个人著述。

  正因为徐氏曾任晚清翰林编修和中华民国国会议员,晚清至民国的许多重要政治事件,他都耳闻目睹或亲身参与,阅读其日记,戊戌变法、沈鹏奇案、庚子事变、国会选举……宛如展开一幅幅生动形象的近代政治画卷。如1913年10月6日国会选举大总统时,徐氏以详细笔墨记述了晨八时起身入会场,“于象坊桥遇公民联合会一队约百余人,亦向议场进行,皆军服,领队者执白旗二面,襟缀红花一,此其标识也”,九时开会,“秩序尚为整肃。十二时投票毕,众纷纷退席欲出场,乃主席令守卫拦阻不放,众以在场枵腹,群往寻议长,诘以如必留待第二次投票,通知何不详告,亦可预备点心。议长匿不见,既又闻场外所谓公民联合会已聚至数千人,为示威之举动,虽得出场仍为彼等所阻,徒受侮耳,众始死心塌地,不作回寓想矣”。“今日所发开票参观券填下午三时,众既不得出场,要求提前开票,自一时半起至三时毕。第一次投票总数七百五十五,以四分三计算,须五百六十九票当选,袁世凯得四百七十一票,不足法定票数,黎元洪得一百五十四票,伍廷芳三十五票,其余若段祺瑞、孙文、康有为、梁启超、唐绍仪、熊希龄、王人文、王赓、贡桑诺尔布、汪兆铭、岑春煊、孙武、龙济光、冯国璋、王正廷、朱瑞、张绍曾、蔡元培、章炳麟,自十余票至一票,均废票也。第二次投票在午后三时,投票总数七百四十五,袁世凯得票四百九十七,仍不足四分三,黎元洪得票一百六十一,按照选举法,以得票最多者袁黎决选,时已近六时矣。”于是第三次决选,“投票总数七百零三人,袁世凯得五百零七票,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”。以亲历者述此,较诸多野史当更可信。10月7日选举副总统时,徐氏又记云:

  午后一时行副总统选举,至会场询之昨日监察员,方知三次投票均有笑话,妓女则花元春二票,金秀卿、王韵秋各一票;优伶则谭鑫培、梅兰芳各一票;女界则沈佩贞一票。至袁世凯之废票有书哀世凯者,有书袁廿凯者,有下书附条件二:一不许浪费金钱,一不许滥用匪人。又一票书袁奴王家襄。此皆未经报告者,其报告止袁世凯一票下书项城县人,以违式作废云。后闻孙子涵言,有一票止画一龟,亦可谓恶作剧矣。

  二时开会,出席议员七百十九人,三时三十五分投票毕,即开票,黎元洪得六百十票,过法定数四分三,当选为副总统,其余废票阎锡山最多,次则徐世昌、贡桑诺尔布、张绍曾、段祺瑞、于右任、伍廷芳、张謇、张继、张勋、蔡锷、蔡元培、朱瑞、孙文、赵秉钧、黎天才、冯国璋、汤化龙、袁克定、谷钟秀诸人,自一票至十余票不等,尚有开顽笑之票六张,一票大书“我的儿”三字,此辈真不知是何肺腑?(10月7日)

  民国国会选举之乱象,由此可窥一斑;徐氏日记之价值,亦由此可领略一二。

  徐氏长期致力于常熟地方事务建设,其日记还可做为区域社会史的典型史料来对待。徐氏在常熟先后创办乡校,协办常熟图书馆,担任常熟县水利局局长,参与修浚白茆塘等水利工程,后接替丁祖荫主持修纂《重修常昭合志》等;他尤其留心常熟典籍的整理与收集,编有《常熟艺文考》、《海虞艺文目》、《海虞诗话》等数十种乡邦文献;他本人又爱在日记中详录自己买书、读书目录,撮述治学经验心得,记载各种佚闻趣事,抄录友朋来往信札及官方报刊内容等,因此阅读徐氏日记,对常熟数十年的社会文化变迁颇有一目了然之感。整理者在《前言》中谓之“清末民国地域性百科全书”,并非虚美。

  当然,《徐兆玮日记》的价值绝非仅此而言,尚待明眼人逐次抉发。如徐氏是研究近代小说和掌故的大家,其《黄车掌录》是目前所知时间最早的古代小说资料汇编,《译本小说提要》是目前所知时间最早的晚清翻译小说目录,较阿英《晚清小说目·翻译之部》(1954)早出近半个世纪,具有近代小说史研究的重要价值。而这些著述的断代和成书过程,都有赖于徐氏日记。关于这点,潘建国教授已有鸿文阐发(见《徐兆玮与〈黄车掌录〉》,《文学遗产》1999年第2期;《新旧说部两搜寻——徐兆玮之小说编研活动及其相关著述》,《明清小说研究》2013年第3期),此不赘述。